欢迎来到某某餐饮食品有限公司官网!

招商加盟热线:

400-123-4567
手机看开奖结果找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权力纸牌屋,还是财富纸牌屋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07-05 20:04

编者按:对于世界来说,2016年很反转。英国脱欧,全球一体化程度最高的区域出现了裂痕;特朗普当选,反建制的生意人撕裂了美国社会;伦齐的改革,动了利益集团的蛋糕却被百姓赶下台;亲信干政,“嫁给国家”的女人最终被国家抛弃……这一年,民意愤怒反建制声势浩大,改革碰撞民主左右摇摆,权力纠缠财富身败名裂。本组系列报道仅以见证者的视角记录今天,借此为明天的新世界留下反思与前行的注脚。

“民主被高估了。”当美剧《纸牌屋》中的主角弗兰克没用一张选票就成功上位副总统后,他对着镜头如是独白。也许在过去,这句话被视为戏剧冲突下夸张化的产物,但对于临近尾声的2016年而言,这句话竟也是一番贴切的总结。台底交易与暗箱操作,猖獗的贪污腐败与肆无忌惮的以权谋私,这一幕幕并非发生在荧屏台前,而是真真正正地在现实的政治之中上演着。在金钱的考验下,民主真的不过如此吗?

引火烧身

12月19日是韩国总统朴槿惠赢得总统选举的四周年纪念日。青瓦台消息人士透露,已几经起伏的朴槿惠在当天没有举行大规模聚会庆祝,而是代之以“共幕僚饮茶”来安静度过。

四年前,朴槿惠在光化门广场信誓旦旦地承诺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民生总统”,开创一个“国民幸福时代”;四年后,同样是在光化门广场,韩国民众已连续举行了八轮集会要求这个“嫁给国家的女人”下台。不管曾经怀揣着怎样兼济天下的抱负,丢失了诺言的朴槿惠最终还是以被国会弹劾而告终。

然而历史总相似。身居一国权力中心之位,被金钱的光芒吸引而引火烧身的案例,除了朴槿惠,还有巴西前总统罗塞夫。

今年5月12日,巴西参议院投票通过了针对罗塞夫的弹劾案。此后,巴西风起云涌数月之久的政坛大势渐成——临场“反水”的副总统特梅尔继任总统,换装小游戏视频,刚一上任便着手实施一系列改革方案和政府改组给自己的团队“大换血”。

只不过,在这场政坛风云中,颠覆者与被颠覆者都不怎么“干净”——一方面,罗塞夫的确存在在2014年竞选连任期间财政造假以及未经国会许可从国有银行贷款来美化政府财政数据等问题;但另一方面,发起弹劾动议的那些政客也是一帮贪污分子,个个深陷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腐败丑闻之中,当中主持弹劾案的前众议院主席库尼亚简直就像是《纸牌屋》的现实版弗兰克。

在这场弹劾案中最骇人听闻的事情是,正义凛然提起指控的人本身就是罪犯。巴西这场沸沸扬扬的总统弹劾案很难说迎来了愉快的结局,毕竟一个财务问题存疑的总统走了,一个更加腐败更加猖獗的总统来了。

权钱交易

巴西石油腐败案牵涉了一众政治圈大佬,当中涉嫌从巴西石油项目和业务中牟取数十亿美元私利指控的,不但有库尼亚、现任参议长卡列罗斯,更有现任总统特梅尔。

另一方面,朴槿惠因亲信干政停职,不仅韩国政坛动荡,韩国各大财团也纷纷被牵扯其中。随着对总统亲信干政丑闻调查的深入,三星集团、乐天集团、SK集团等韩国大财团的办公室相继被韩国检方搜查,调查内容主要涉及财团是否存在权钱交易问题。

正所谓“权钱名难分家”,身居总统之高权位,日常往来间总会面对权钱名利的牵扯,但这当中总有一个界限。

中国社科院亚洲太平洋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俊生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政治界与经济界之间有关金钱的重叠领域主要有三:一是企业向政府的正常纳税行为;二是企业的政治捐款,这方面上至捐款事项下至捐款金额通常都有法律明确规定;三是企业与政府间的权钱交易,这不仅仅体现在金钱方面,还常以物质进行暗中替代,检察机关查明困难。

三者当中,非法、暗箱操作的叫贪污腐败、权钱交易,合法、名正言顺的叫政治捐款、选票交易;所谓“阳光下的罪恶”,有时只是法律外衣下的一线之隔。

于是在韩国国会于本月早些时候举行的第一轮听证会上,九大财团掌门人均否认与总统府之间存在权钱交易问题。其中,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表示,三星回馈社会或捐款“从来不求经济回报”;SK集团会长崔泰源也表示“从未期待以捐款为代价获得利益”。

对此,辽宁大学转型国家经济政治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家成对北京商报记者称,九大财阀齐刷刷否认权钱交易,主要还是“明哲保身”,避免今后被追究甚至锒铛入狱。

政治生态

当然,朴槿惠曾经宣称着视国家如夫如父,罗塞夫两次当选皆誓言为人民谋福祉——《纸牌屋》中腐败领导人的最终成型,有时不在于初衷,而在于政治环境。

韩国分析时常认为,朴槿惠行至如今这一步与她的早年经历和个人性格息息相关,但事实上,她从最初的踌躇满志到如今面临锒铛入狱,这当中还有韩国政治环境缺失造成的“有机可乘”。

王俊生指出,朴槿惠干政丑闻的产生离不开该国政治生态环境的影响。“其一,韩国传统文化倾向于‘尊老’,人们对于领导阶层多是持有敬重态度,很少质疑;其二,韩国检察官的任命由总统决定,这便导致了总统之下监察部门职权的缺失,导致国家对总统的监督无法到位;其三,韩国的财阀经济枝蔓甚广,几大家族不仅控制了韩国经济,更是触手遍及韩国政治,这是每一任国家掌权者都逃不掉的。”王俊生称。

如果说朴槿惠的“堕落”源自于监管的放纵,那么罗塞夫的倒台则在于党派的伪善。

英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佩里·安德森在今年4月出版的《伦敦书评》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名为《巴西的危机》的文章。

安德森在其中指出,巴西劳工党曾经以为它能够利用巴西的既存秩序来造福穷人,同时又不损害到、甚至还会有利于富人的利益;然而一旦它接受了进入到这个病入膏肓的政治制度的代价,它身后的门就被关上了,劳工党只得在整个国家机器的四面楚歌中变得越来越衰弱,而没有自我意识和战略方向,并最终走向权钱交易。

只不过在这场“黑吃黑”的权力更迭中,巴西群众们成了被摆布而不自知的那个——他们为了罗塞夫的下台而雀跃,却并没有意识到民主制度的危急时刻。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初晓彤